44吸出花蜜(很色情的男口女H)

      “嘶哈——”谢蕴低喘了一声,那小穴一点一点的收缩着,迎接着他、引诱着他更进一步,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要占领、侵犯。
    脑海里面的浮想联翩,一幕一幕都是他珍藏在心中的画面,在她不在的那些日子,他不敢翻搅这些记忆,也不敢去想这些欢愉。
    二十五年来,除了照顾谢思寸获得的快乐,其他的快乐他是一点都不敢沾。
    脑海里的画面越来越清晰,就连声响都像在耳边一般,现实和幻梦交织在一块儿,用欲望作为染料,染出了绮丽、淫乱的色彩。
    小姑娘张开了大腿,粉嫩的小穴被肉棒子撑到了极限,嫩肉被拽出又塞入,深陷情潮之中,身上镀上了一层深粉。
    她是他粉色的观音,是他的信仰,是他心之所向,身之皈依。
    眼尾红通通的,哭喊着夫君,哭声高高低低,高的时候像是巧啭莺啼,低的时候几不可查,到了末尾,总是喊着,“夫君、夫君。”那时他根本无法与她抗衡,瞅着是他把她肏得欲仙欲死,可实际上被死死掌握着的根本是他。
    他的意志力在她面前所剩无几。
    才和她恩爱缠绵短短一个月就让他痴迷至厮,如果他们有一辈子,那该如何?
    谢蕴的手收得更紧了,使劲儿套着那已经兴奋至极的男性分身,那肉棒子色粉,可因为盘错青筋的贲张,看着居然有几分猩红。
    他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可体内的搔痒却是源源不绝而来。
    “哈啊啊啊……”灵活的舌头在花户上头肆虐着,啧啧的口水声不绝于耳,他先是吸吮着她敏感的阴蒂,接着舌尖在她的花户上面打旋,舌头反覆的在那蜜地上面探询,重重的把柔软的嫩肉压出了印痕,那小穴里头是一阵天翻地覆的收缩,小口子一点一点的吸嘬着谢蕴的下唇,好像在邀请他更近一步。
    虽然还没能插进去那处女的嫩穴,可谢蕴已经是头皮发麻,他眯着眼,享受着内从尾椎一路攀升的快感。
    饱满的蚌肉被吸进了他温热的口腔之中,他想要狠狠的咬上一口,可是却舍不得,牙齿刮过了探头的小肉芽,明锦浑身上下一个激灵,腰肢一拱一拱的,无意识的把更多的嫩肉送进了谢蕴嘴里,“嗯……好痒……那里不要嗯……”
    配着明锦嘴里发出的仙乐,谢蕴像是品尝着最上乘的美馔,用舌头细细的舔吮过每一寸,吸食着里头的琼浆蜜液,带来了强烈的快慰感,她的身子也在回应他。
    这令他痴狂……
    “哈啊啊啊……舒服嗯……”明锦一向敏感,被他这么玩弄,哪有可能不出水?汩汩的蜜汁流出,打湿了他的口鼻,属于她馨甜的气息在他口鼻间弥漫着,谢蕴在的眉眼间流露出了强烈的欲色,明锦的双手开始不安的抓着身下的被褥,双腿也紧绷了起来,她的大腿夹住了谢蕴的头颈,将他整张脸的压进了她的花户之中,他高挺的鼻梁在牝肉上面刮蹭着,带给昏迷中的小姑娘更多的快意。
    明锦像是在寻找快乐的根源,恬不知耻的扭动着那纤纤柳腰,主动骑在谢蕴的脸上,怎么舒适怎么来,小腰摇得飞快,谢蕴的心跳也变得飞快,仿佛要从胸腔里头破栅而出。
    女孩儿腥咸的情液沾得满脸,洗洁的谢蕴却是一点也不嫌脏,反而顺势将脸埋得更深,把本来还干净着的两颊都沾上了花蜜,好像这样还不够,他加重了吸吮的动作,把穴里头的蜜汁吸出。
    她简直是水做的,怎么吸都吸不完,蜜水被他吞咽,他的喉结上下滚动着,光是这样,还不能解他的渴!
    谢蕴越发的饥渴了,那直挺挺的肉棒子越发坚硬,简直像是硬石一般,他用空余的那只手将明锦的腿抬到了肩上,舌头灵活的往禁忌的小口子探去,挤开了穴口和壁肉探探向那能给予他人间极乐的桃花源,舌头很快地碰到了一些阻碍,谢蕴的小腹一阵一阵的紧绷。
    直到此时此刻谢蕴才深刻的感受到她回来了。
    在没有受到任何磨难的年岁。
    他有了机会,可以好好的捧着她,护着她。
    他可以看到她变成一个美妇人,可以照顾她到她成了个可爱的老太太。
    他想,到那时候,他还是要不够她!
    谢蕴从她的两腿间抬起了头,深深的望着明锦那张不及他巴掌大的小脸,在往下望,那颈子干干净净的,有生命力的脉搏一下又一下的跳动着。
    这样的景象令他连灵魂都为之震动。
    谢蕴从明锦的两腿之中抬起了头,蜜水从他的下颔慢慢的往下滑,他支起上半身,将那灼热的肉棒子挤进了明锦的两腿间,“哈啊……寸寸可真是个宝贝……”
    “哈嗯嗯嗯……好舒服嗯……”明锦的已经再一次被他吸到了高潮迭起,大量的蜜汁倾泻而出,打湿了那坚硕的性器,谢蕴挺了挺腰肢,蝶唇吻过了肉棒,穴口一点点的吸嘬着那渴求着快意的肉刃。
    明锦的双腿因为快感而紧绷,夹紧了他的腰肢,夹得谢蕴有一瞬间连魂都要给她吸走了。
    肉不小心越炖越大锅,柿子越来越像色情狂~
    谢阿赢~性淫!
    求个珠珠、收藏、留言~让柿子继续浪~
    ps儿砸的技术可以,女儿现在很舒服(欸

- PO18 https://www.po18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