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腿交(微H)

      沉落有些迟疑,“我……我听别人说过,你叫顾辞。”
    顾辞松开她,伸手将白T恤拿过来,套进沉落的身体,温热的手指不可避免地擦过她的皮肤。
    其实沉落想说自己来就好,但是见他一副好像很不耐烦的样子,又不敢多说话,安安静静地站着。
    门没关,洗手间的水汽慢慢散开。
    帮沉落穿完白T恤后,顾辞转手脱开他的校服上衣,露出肌肉匀称的腰腹,她赶紧移开了视线。
    他扔掉手上的衣服,手放到了裤腰那里,准备脱裤子洗澡,见沉落一动不动,微挑眉梢地说:“你先出去床上躺着。”
    沉落如获大赦地出洗手间。
    房间里的床是一米八宽的,淡蓝色的床单和薄被,她坐到边边上,芒刺在背,书包放在床头柜旁边。
    听到洗手间传出水声,沉落忍不住看了一眼,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玻璃门倒映着顾辞的身影,也就是说刚刚她也……
    沉落睫毛猛地颤动,恨不得马上找个洞钻进去。
    洗手间的门开了,水汽从里面涌出来,沉落仿佛也感到了一阵热。
    顾辞走过来,身上还带着洗澡过后的热,只穿条内裤,捞过她的腰就往床上倒,没给半点反应时间。
    沉落没心理准备,惊呼了一声,白T恤衣摆也被掀起一点点。
    她穿着的白T恤长度刚过大腿,只要动作稍微大一点就会往上移。
    顾辞的大掌越过宽松的衣摆,顺着沉落的细腰一路往上,摸上她的双乳,感觉有些新鲜地捏了捏。
    沉落耳垂红透,从来没被别人这样对待过,本能地抬起手,隔着白T恤抓住他的手,声如蚊音,“不要。”
    “不要。”她害怕地重复一遍。
    伸进白T恤里面的那双手像是故意地压了一下,沉落有些疼地“啊”了一声,顾辞用膝盖分开她的大腿,嗤笑,“不要什么?”
    明知故问,沉落磕磕巴巴地开口:“不、不要捏那里。”
    他又笑了,笑得胸膛微微震动,隔着相贴的皮肤传给她,震得沉落脑袋发晕,“不要捏哪里,你说清楚一点?”
    沉落知道顾辞是故意的。
    对方的手还覆在双乳上,指尖刮弄着乳头,她不想再说这个,转而试探地又问:“为什么是我?”
    她还是很疑惑他为什么会想和自己做这种事。
    顾辞回答得漫不经心,“不是你在小巷子口拉住我的?”
    沉落理亏地闭上嘴,是她主动求救的,也是她招惹到这条毒蛇的。
    顾辞的阴茎已经勃起,抵到了沉落双腿间,只是碰到,喉咙就舒服到发出一声轻喘。
    “我看过不少片,倒是还没操过人,正好你可以给我试试。”
    沉落感受到腿间有个硬硬的东西在戳着自己,她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阴茎的温度很高,烫得沉落大腿附近的皮肤发麻。
    太大了,她不敢相信这东西能塞进自己的阴道里面,肯定会很疼,撑坏。
    幸好他们都穿着内裤,不然阴茎直接抵到了小穴那里,沉落扭一下腰,想躲开,却被顾辞压得更死了。
    “别乱动。”
    顾辞缓一下呼吸,手离开沉落的胸,扶正她的腰,顺从本能地撞了撞,“今晚我不进去,你帮我弄出来就行。”
    沉落被这一撞撞得脑子一嗡。
    她不太懂顾辞的意思,也不懂怎么才能帮他弄出来,睁着一双微微泛红的眼睛看着他,小手想拉下被撩到腰那里的衣摆。
    大概是阴茎勃起后得不到纾解,难受,顾辞当没看见沉落的不情愿。
    顾辞撑起身子,将阴茎从内裤里掏出来,想重新插进她的腿根,又忽然想到什么,问:“你要不要把你的内裤也脱了。”
    沉落以为顾辞说话不算话,今晚还是要进去,她完全没有准备好,于是疯狂地摇头,“我不要。”
    顾辞知道她误解自己的意思了。
    他有些烦躁地扯下了她的内裤,解释说:“你只有一条内裤,今晚弄脏了,明天你不穿内裤去上课吗?”
    沉落这才没挣扎,顾辞把她的内裤放到床头柜,然后俯下身,阴茎径直地插入了她的双腿,一下一下地撞着,“夹紧一点。”
    墙上的人影交迭。
    没有内裤的阻挡,阴茎经常地撞过沉落的小穴。
    微翘的顶端撑开两瓣娇嫩的阴唇,碾过阴蒂,她被磨得肿胀发红,有一次顾辞一不留神顶开小穴,进了小半个头。
    沉落连忙抓住他的手臂,带着哭腔地喊疼。
    顾辞倒吸了一口气,虽说他也不是故意的,但有一瞬间差点真的想直接撞进去,才进小半个头,就被吸得牢牢。
    要是全进去,肯定会把他吸得死死的,顾辞调整呼吸,狠下心抽出来,“啵”地小小一声,沉落紧绷的细腰瞬间塌下。
    从小巷子口拉住顾辞开始,到现在两个人躺床上,他们不知怎么的就稀里糊涂地走到了这一步。
    也算是他们之间的交易,他以后不让她被欺负,她让他上,满足青春期少年的性欲,沉落已经认清形势了。
    顾辞想捂住沉落的嘴巴,阴茎因为听着可怜兮兮的一声“疼”又胀大一圈,叫嚣着不管不顾地插进去。
    他报复性地拍一下她的屁股。
    沉落漆黑的眼睛眨得很大,像是傻了,没想到顾辞会拍自己的屁股,似在教训不听话的孩子一样,感到屈辱又羞恼。
    他没管沉落,挺着窄腰,狠狠地顶向她腿缝,后面把她翻了个身,从后面抽插着她的双腿,这个姿势更容易撞到穴口。
    整个过程沉落都提心吊胆,时不时哑着声音提醒他差点插进去了。
    顾辞不满她的斤斤计较,撞得她更狠。
    最后他还教她用手帮自己撸出来,沉落手法生疏,是被顾辞握着手一下一下地弄的,更像他自己在打飞机。
    沉落小手的皮肤颜色跟阴茎颜色形成鲜明对比,不知道触中了顾辞的哪个点,很快就射她一手。
    她讷讷地看着手上的精液,第一次见男生的这个东西。
    还有一些顺着微张的指缝滴下去,像黏稠的牛奶。
    顾辞看见沉落呆愣呆愣的样子,刚释放过的阴茎又半硬了,喘息得更厉害,压在她身上,却也没再插她红透了、磨破皮的腿缝和满是精液的小手。
    他只提醒一句:“下次我会插进去的。”
    沉落颤了一下,顾辞又用手捏她胸了。
    ————
    作者有话说:欢迎微博催更:我是十九叔。另外再求一下珠珠~以后每天固定晚上十点或十一点更新~

- PO18 https://www.po18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