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

      在陆平的抽噎声中,沉望青逐渐捋清楚一件事,那就是陆平不想上学和她没有关系。沉望青问服务生要来白水递给她,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她问陆平要不要去酒店继续。
    不是之前的酒店,沉望青在酒吧附近订了能看到江景的房间,但她的腿不方便走路,还是打车,陆平坐上出租车还在抽噎,声音太大,司机频频回头看她,与她并排坐在后座的沉望青如坐针毡,甚至一度想要演戏,让陆平扮演考试没考好遭到训斥的中学生。
    进入酒店房间,陆平终于停止抽噎,沉望青坐到靠窗的沙发上,忍不住笑:“继续啊,在外面那么来劲,回来倒不哭了,不知道的以为我怎么你了。”她觉得自己有点变态,刚才陆平哭得眼睛红红,她看着竟比平时顺眼,现在那一双眼睛就只剩下肿,肿得像两个没剥青皮的核桃,有些卡通人物的效果,陆平熬夜熬得眼底乌青。
    陆平睁着一条缝似得眼睛看她,全然没有平时那副万事不放在心上的姿态,沉望青也难得好奇她的事情:“哪个室友,和你坐在一起的?”刚才陆平说被室友欺负,沉望青想起那天和她一起坐在后排状似亲昵的女孩,她差点以为那是她女朋友。
    陆平点头,故事又从开学的第一天讲起,略去床上发生的事情,说林拾叶如何威胁她,调查她,知道她的一切。
    沉望青皱眉:“你在短视频账号发推广时入镜了。”
    “现在点进置顶还能看到。”
    林拾叶哪有那么通天的本事,一个女学生,被陆平说得像是请了私家侦探,沉望青一眼窥破玄机,不过是陆平实名上网,除此之外,酒吧账号还直播过几次,她也出镜。
    终于破案,陆平却开心不起来,怔怔地坐在沙发上出神,沉望青无奈地笑了笑,伸手揉她头发:“去洗澡吧。”
    她叫陆平来酒店继续当然不是想继续听她大倒苦水,但某些事情确实在意料之外。她说赵环在她小学时出轨,沉望青心里一沉,好在陆平没有再过多谈起这件事,她对出轨一向抱持无所谓的态度,对于惨被波及的受害者陆平,也讲不出同情或其他,一切不过是事已至此,她想起生孩子之前,她迫不及待地想要改变现状,以为顺利从失去面貌的妻子转型另一个身份就能接受现状勉强度日,生下孩子之后才发觉全然不是,人生是任务清单,完成婚嫁生子大事,生活彻底陆沉。
    陆平洗澡出来,沉望青已脱掉衣服躺在床上等她,她对自己精心保养过的身材很满意,但看见陆平的瞬间还是扯过被子盖上。自从两人在课堂上相见后,很多事都无法再回到最初的状态,沉望青庆幸自己多喝了两杯酒,达成恰到好处的微醺,陆平主动关灯,隔着被子坐在床头,迟迟不动,直到沉望青不耐烦,问她怎么了。
    她想起自己无处可去,看房子那天她相中学校对面一处公寓的叁楼,采光很好,带家具的一室一厅,有厨房,房东说左右住的都是学生,情侣,人员也不复杂,只是价格偏高。她又想问沉望青要钱,但张不开口,淋浴间里思考良久,选择迂回的话术,犹豫着说起在S城上班,不再回学校读书的事情。
    沉望青掀开被子,身上散发的淡淡香气传到她鼻子里,陆平低头看她洁白的双乳,欲望一点点被勾起,俯下身去吻她白皙柔软的乳肉,舌尖搅弄微微发硬的乳珠,带向唇舌深处。沉望青终于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嘴,双腿不自主地缠上陆平腰身,陆平讨厌的姿势,她又被禁锢在女人的怀里,沉望青的手正经渐渐向下,脱她的裤子,她冲凉出来,仍穿格子衫牛仔裤,只是脱掉内裤洗了挂在浴室。陆平对此有些紧张,显然沉望青酒醉又忘记她不是男人,这种事情曾发生过一次,沉望青下意识脱她裤子,裤子里当然什么都没有,后来做爱她也只偶尔脱光衣服。
    纤长灵巧的手指解开裤纽,像蛇尾一样冰凉地钻进去,她没穿内裤,沉望青毫无阻碍地摸到她的腿根,陆平被激得震颤,伸手去抓她手腕:“你干什么?”
    沉望青不说话,又用另一只手去解她衬衫,陆平隐隐知悉她的意思,索性自己脱掉,她瘦得胸脯平平,穿少女运动款内衣,全脱掉也没什么视觉上的冲击力。

- PO18 https://www.po18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