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打扰我们H(限制高潮:fingering)中

      前几日6人都是早上八点过起来的,一是因为如果节目组想搞什么“幺蛾子”了,会在九点准时公布;二是因为碍于节目本身就是直播,贪睡也不太好。
    快九点,大家都起床并打开直播了,只有沉秋安的直播间还漆黑一片。不过本来任务二昨天已经完成,今天似乎变成了没有目的的闲散一天,节目组没事也不好打扰两人。虽有心让路云窗也加入节目,但也只能礼貌地等着。只是直播观众们也有些嗷嗷待哺。
    ——为什么沉秋安和路云窗还没起来,两个人是不是昨晚do太晚了?
    ——不至于吧,在直播节目上都要忍不住大do特do吗?可能照顾醉酒的沉秋安太晚了吧
    ——有什么是不能打开摄像头让大家看看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有没有一种可能,是昨晚没do,所以早上一起床就忙着do呢  [色]
    ——你们思想也太不健康了吧,就不能两个人累了要好好多休息一下吗?
    这次路云窗没有再扭捏,直接用大半根中指深入沉秋安的花穴中。先前本来贯通得很顺滑的通道,这下又变得有一些狭窄了,但手指还是能正常塞入的。
    “嗯——”冰凉的触感已经是第二次感受了,却还是让沉秋安有些耐不住。这次凸点对她的影响也更明显一些,引得她深深呼吸了几下,不过路云窗也同她温柔接吻,安抚着她。
    路云窗毫不客气地直接用中指一边抽插一边转动,让沉秋安花穴内里方方面面都被照顾到。感觉到沉秋安已经适应了不少,路云窗便摇摆晃动起深入身体里边的手指,外边的大拇指也对准已经探出头来的小豆子,随着手指的律动频率绕圈按压着。
    好几分钟以后,沉秋安的穴道开始微微抽动,缩紧时更是好似在吮吸路云窗的手指。
    路云窗又直接把手指抽了出来,发出一声尤其响亮的“啵”。
    “小窗,不,不够,”没等路云窗发问,沉秋安就直接向她诉说渴望,“不够,快进来。”
    路云窗在她耳边发出很轻的笑声,又依言立即重新进入沉秋安。“看空间有余,其实我本想再加一根手指。既然小安已经等不及了,就先用中指让小安快乐一次吧。”
    急速又强力的新一波抽插开始了,路云窗有时还屈起手指向上抠挖。
    “好,好舒服!”沉秋安发出惊叹的同时又要求更多,“还不够,再,再快些。”
    路云窗却故意慢下来,还在沉秋安耳边低语,“小安,想要多快呢?得有个参考吧。”
    “是这么快吗?”路云窗手下加快了一些,“还是这么快?”又加快了一些。
    然后是一阵疾风骤雨般的猛攻,两人相接部位传来的撞击声和暧昧的水声混杂出巨大的交响乐章,“还是要这么快,或者还要更快更强一些的节奏?”路云窗舔吻起沉秋安脖颈上的汗珠,感受着她在自己怀里的动情颤抖,又故意去扰乱这份情深意切的回应。
    沉秋安根本无暇顾及任何旁的事情,路云窗的话她都一字一句听得明明白白,但是却无法在头脑中组合出她话语中的意思,自然也是无法回答她。
    就连床头柜上的手机也弹出很多消息,但她现在就像巨大海浪中的一叶扁舟,只能任由浪潮的声音和力量带领,不知会去到何处。
    路云窗知道沉秋安根本禁不住自己的折腾,也不会非要缠着她回答,只是觉得沉秋安的呻吟有些低了,便鼓励她,“如果小安感觉很舒服的话,就来耳边鼓励我吧。”
    路云窗的蛊惑很是奏效,主要是沉秋安已经有几次濒临释放的边缘了,却都被坏心的路云窗突然放慢速度,让那本该感受到的极致快意也霎时悬崖勒马。现在身体软得不像话,只能更加无力地放松身体斜倚在路云窗身上,却还是有些腰酸。
    她干脆主动吐出让她快乐又总是没办法达到幸福彼岸的手指,侧身坐到了路云窗的左腿上。花穴被榨出的蜜液也随着她的动作蜿蜒在床单和路云窗身上。这下沉秋安能将头放在路云窗肩上了,便放心地卸下身体的大部分重量,舒服地窝在路云窗自觉架起的臂弯中。
    软绵绵的声音像是撒娇一样响在路云窗耳边,“想要小窗的两根手指一起进来。”
    路云窗拆开了一个新的指套,套在自己的两根手指上,便直接进入沉秋安体内。
    “嗯——”沉秋安接纳了两根手指以后,便迫不及待地催促,“动一动。”
    “要怎么动?”路云窗颇有耐心地询问,其实就是想逗一逗沉秋安。
    “想,要,小,窗,把,我,肏,喷。”沉秋安的软糯声音喷洒在耳边,让路云窗的耳朵有些痒痒的,说出的话更是像在直白地数落路云窗今早一直以来的恶趣味。
    路云窗没有回答,而是直接用左手搂紧了沉秋安,右手便用劲蛮干起来。经过先前的几番尝试,她早已清楚沉秋安对于各种速度和力度的阈值,每每故意将沉秋安刺激到极致。
    “快,快一点。”沉秋安耐不住了就会开口催她快些,花穴也在微微抽动,这时候就真的只能快一点点,再多的话,可能沉秋安就会直接高潮了。
    “嗯——”当沉秋安发出绵长的呻吟,花穴也在用力挤压手指的时候,只能长进长出,将手指的插入和抽出都拉到最长的长度,抚慰花径,不然沉秋安也会突然高潮。
    “嗯,啊,啊哈,嗯啊。”如果沉秋安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就是在很享受目前的节奏,只要不停刺激,多积攒一些快感,也会让她小小高潮。
    沉秋安不知道路云窗故意让自己在她耳边的播报,其实是给了路云窗更加确切的信号。除开身体的反应,她的呻吟也会很诚实,正是这种诚实让路云窗觉得特别可爱又坏心大起。
    “嗯——”但是再熟悉彼此的身体反应也不可能事事准确,在路云窗不休止的刺激下,沉秋安已经小小高潮了两三次,现在又有新一次高潮的迹象。
    路云窗放慢两指抽插的速度,动作也改为插入时没入全部手指,抽出时又将全部手指拿出。持续了一会儿,她发现花穴还是十分渴求地在微微挤压手指,沉秋安的身体也有一丝僵硬,这倒是很新的。她试着抠挖了几下穴内的软肉,引得沉秋安绷起身子喘得更加厉害。
    本就不空闲的左手也尝试更重地刺激沉秋安的乳尖,沉秋安的身体反应告诉她,现在沉秋安的身体就是变得更敏感一些了。她又故意去轻柔抚弄沉秋安的腰侧和小腹。
    “别,别碰。”沉秋安立马出声想要阻止她,“腰好酸呀。”路云窗还感觉自己的右手手指也被猛然夹紧了下。聪明的她似乎明白了什么,暗暗加快手指的速度。
    “嗯啊,啊,啊哈——”沉秋安发出带着快意的吟哦,花穴也更加用力地跟随动作抽动着。
    路云窗突然急速抽插起来,只听见一阵啪啪啪的声响,沉秋安也高亢地叫着回应。没多久,路云窗又放慢速度,全进全出地缓缓抽插,过一会儿又突然急速抽插起来。如此反复了好几回后,路云窗便感觉花穴开始用力含吮她的手指,沉秋安的身体也渐渐滚烫起来。
    到了这时,她反而又不着急了,便要斥着花穴吸吮的力度活动手指,搅得沉秋安根本受不住,身体一次次的僵直挺立,却始终不得章法,浑身上下也沁出一层薄汗。
    “想,想要,”沉秋安忍不住声音发颤着开口,好似央求,“好想要。狠狠要我,要我!”
    “好。”路云窗逐渐加快手指的动作,还不紧不慢地偏头和沉秋安接了一个温柔的吻,又向下吻上沉秋安脖颈。突然,手指被激动的花径巧妙地吸吮了下,她便一不小心吻得重了些,在沉秋安的右边颈侧留下一个不深不浅的红痕。
    沉秋安挺立的雪乳沾了些透亮汗珠,路云窗便也低头去将它们全部舔吻吃下,席卷干净后干脆停在此处直接反复品尝起两团软绵,还时不时用唇舌挑逗顶端的红艳果实。
    在路云窗的双重刺激下,沉秋安突然绷紧了小腹,似有所感的路云窗又将动作变得温柔起来,这不上不下的感觉吊得沉秋安双颊通红,全身上下的热意肆情燃烧。
    “小窗,小窗,小窗!”沉秋安说不出别的什么话来,只能急急叫了几声路云窗。
    “嗯——”路云窗口里含着一边雪乳,只能含糊地回应她一声。但还是又加快了手指的速度,似乎比刚才还要更快更用力些,很快,沉秋安又濒临爆发的边缘,但路云窗这次直接止住了所有的动作,沉秋安情急地直接哭了出来,“小,呜呜,窗,小窗,呜呜呜。”
    细细低低的呜咽像小奶猫似的,让路云窗心动不已,又重新动作起来,这次不仅是单纯的抽插,还会逗弄美妙花径的入口,花径上方被冷落多时的硬挺小豆也得到了该有的尊重。
    “啊,啊哈,啊啊,啊——”沉秋安持续发出高亢又舒服的喊叫。
    “现在够了吗?”路云窗突然追问,明明知道现在的沉秋安已经很难开口回应她了。
    “不,不,啊啊,不够,还,啊不够。”沉秋安竟然坚持着说出了不够。
    “小安真的好可爱。”不知道为什么,路云窗就是可以明白沉秋安的意思并不是回应之前她问了好几次她“够不够了”,而是故意激她,不想再让她中途停止了。而之前她提问的意思,沉秋安也应该清楚,只是昨晚她根本还没要够沉秋安,沉秋安竟然就呼呼大睡了,她有些气恼罢了。心意相通的感觉让路云窗又产生了昨晚那样的想要与沉秋安亲密相连的冲动。
    而现在两人不就是正亲密相连着吗?沉秋安的花穴还不住地猛烈吻着她的手指。
    “啊,啊啊!不,不要了。”沉秋安脆弱的花穴被路云窗急速攻击,“受,受不了了。”
    “嗯?!”路云窗也喘得厉害,“小安不是说想被我肏喷吗?”
    “啊啊,我——”沉秋安感觉小腹涨得厉害,“我好像,好像快——”
    “快?”路云窗接过她的话茬,“小安是说,这里,快不行了吗?”
    沉秋安感觉到嵌入自己花穴深处的手指巧妙地搅动了下,随之整个身体便抖动了下,花穴也反应剧烈的急速抽动了几下,“别,别动了!感觉好奇怪。”
    “怎么可能不动呢?”路云窗反驳她的话,“小安可能是快到了,我要更卖力才是。”随即,路云窗又活动起在沉秋安体内最深处的那段中指指节,夹杂着用力的抽插,左手也滑到沉秋安些微鼓胀绷紧的小腹轻轻按压,嘴上不停歇地吞吃着沉秋安雪乳顶端的红果。
    “啊——”沉秋安忍不住尖叫起来,还不忘形容,“好,好爽。”
    多点多重的激烈刺激让沉秋安的头脑接受到的快感实在是太多了,让她不停地叫喊。
    “啊,啊哈,小窗,小窗,我——”
    “我——,太快,太快了,我要,我要到——”
    “嗯,嗯啊,啊——,啊哈,好,好舒服,我不行了,我不行——”
    路云窗感觉两根手指突然被花穴夹得异常用力,然后便有一股滚烫的热流猛然浇在手指上。纵然隔着指套,也能感觉到这股热流的温度和力道。左手下的小腹也终于松缓下来。
    路云窗慢慢将手指从沉秋安的花穴里退出,却感觉到花穴在拼命挽留自己。想来应该是潮吹后的自然生理反应,她轻轻地抽插起来,想抚慰下此番如此辛苦的花穴。
    “路云窗。”沉秋安却突然出声了,但严肃的语气急转直下,“别,别弄了。好累。”
    “啵吥。”路云窗被沉秋安逗笑,啄了下她的唇,“放心,我只是再安慰安慰你。”
    “好爽但是好累呀。”路云窗确实只是轻柔抽插着花穴,大量的蜜液也随之流出。
    “嗯。你要不要坐我怀里休息一下?”路云窗拉过沉秋安让两人面对面坐着,沉秋安便也顺着她,调整好后直接窝进路云窗怀里。路云窗轻抚她的背,“先休息下吧。”
    “好。”沉秋安弱弱的声音响起,“现在会不会已经很晚了?”
    “有这种可能,”路云窗估摸着两个人的这番云雨,“要不要把手机拿过来看看。”
    两个人正在这边商量着,沉秋安的手机便响了起来。还在平复中的沉秋安根本不想动,还是路云窗伸出长手替沉秋安把手机捞了过来,来电显示表明是经纪人黄姐。
    “别打扰我们!”沉秋安接过电话,声音不大但很有气势地吼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路云窗就比她冷静多了,“我们可能要赶紧起床了?”
    “不要!”沉秋安直接拒绝了路云窗的提议,往她怀里缩了缩,“真的很喜欢现在这样静静地待在小窗怀里的感觉。况且今天节目组也没什么安排吧,能有什么要紧事。”
    “好吧。”路云窗也只能听沉秋安的,“不过我也有点累了,我们躺下吧?”
    “嗯。”路云窗躺到在床上,沉秋安则亲密地趴在她身上,没人再说话。

- PO18 https://www.po18z.com